他们是微信洗稿合议人:从痛恨洗稿,到审判洗稿

  • 时间:
  • 浏览:0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文/张洁 糖三角

微信平台内又多了有1个新的身份:洗稿合议人。

12 月初,微信引入“洗稿合议机制”,邀请每段公号原创作者参与其中,协助平台对有争议的“洗稿”内容进行合议,一时引起诸多关注。

但事情并如此想象的如此简单,其实大多数原创作者为微信的态度鼓掌叫好,但仅仅凭借人力志愿的参与,洗稿现象能得到多大程度的改善,却是全都人心中现象。

新榜曾发文《国家首次提出打击洗稿!洗稿之痛,到底痛在哪里?》,对洗稿的由来、现状、维权与思考进行了一点探究。当时亲戚亲戚朋友认为,推动正确处理洗稿现象首先难在界定,洗稿的花样冗杂,绝非抄袭如此简单。

合议小组的成员是是是不是都能给出公允的评判?如此实际利益的合议,能靠自驱力维持下去吗?平台每天少许的洗稿投诉,合议人够用吗?可能性说,合议人的精力够用吗?

“合议机制”开启五六天后,新媒体人三表在亲戚亲戚朋友圈感慨:“洗稿投诉合议小组成立 72 小时还未开张,不由得想起一首诗:但愿世间无人病,何惜架上药蒙尘。”

直到几天前,首例微信合议洗稿案终于冒出。亲戚亲戚朋友也借机找到一点“洗稿合议人”,请亲戚亲戚朋友跟亲戚亲戚朋友分享了人个的“上岗经历”,亲戚亲戚朋友的心路历程,或许能想不想更多关于正确处理洗稿现象的思考。

1

收到合议邀请,还以为被谁诬陷了!

@雅君 雅君的好用分享

雅君是公众号“雅君的好用分享”的主理人。

五年前,她还在杂志做文化记者,为了和人个分享人个在消费过程中发现的好物,开设了这俩公众号。

12 月 3 日下午,雅君的微信突然弹出两根消息,她一眼扫到了“洗稿投诉”5个字,先是被“投诉”这词“吓得一哆嗦”,心想最近也没写那此敏感内容,怎么能在么在会被人投诉,还是“洗稿投诉”,心想“哪个孙子在诬陷我”。仔细一看,才发现是微信邀请她加入洗稿投诉合议小组的通知。

作为一名长期从事新媒体写作的作者,雅君对洗稿也是深恶痛绝。她立刻选着了“同意”。页面随即跳转到以下页面:雅君Yaki,感谢你加入洗稿投诉合议小组。

“感觉微信现在现在结束 重视洗稿这俩事情了吧。”她想。

但这件事看上去似乎也如此如此简单。其实是合议小组的一员,但尚未参与实际案例判定的她,对流程并不一定清楚。

最近一次,她举报了有1个大号,每段洗了她的文章,“我写的是亲身的童年经历,那个大号从行文逻辑到事例细节都抄了一遍,要是 改了一点文字表达。类事 把我文章中的‘奶奶’用‘外婆’来替换。手法拙劣到可笑。”但最终她要是 收到了举报不成功的通知,也我不知道那篇文章是是是不是参与了合议系统进程池池。

出于最近听到的一点关于合议洗稿的争议,我还问了她如此有1个现象:可能性以后收到时要鉴定的文章,你其实不想花有几个精力去判定?作为合议人,会期待微信给合议人一点奖赏吗?

以下是她的回答:

“我其实对于长期写作的人,看一篇文章有如此抄袭很容易吧,甚至全版都是长期写作的人,要是 普通读者,你把两篇文章,插进并肩对照看,不可以看出来有如此抄袭。我发现人个文章被抄袭,突然是读者就就看我不知道。我再去看,发现真的是。至于奖赏如此想过,我其实这是举手之劳。”

2

以为如此再敢洗我的稿了,我都时要多了

@十三姐 格十三

在原创公号圈,“格十三”合适要属“被洗常客”了。

运营者十三姐曾发文怒指人个被众多账号花式洗稿,如今谈及洗稿必定“咬牙切齿”。

在收到微信洗稿合议小组的邀请当天,她欢天喜地地发了两根亲戚亲戚朋友圈:啊哈哈哈哈哈!我看以后谁还敢洗我的稿啊哟喂~

不过这俩喜悦迅速被打破了。

上周六,十三姐发现人个一篇文章疑似被某账号洗稿于是发起投诉,投诉后,十三姐收到微信平台发来的“是是是不是发起合议”的通知,她选着了“确认”,两篇稿子随即进入洗稿合议流程。

据十三姐介绍,投诉方同意合议后,无法就看合议系统进程池池,也我不知道那人个参与,可以了就看最终结果以及合议人的双方观点(合议人之间无法就看对方的观点)。

最终,十三姐发起投诉显示的结果是:微信从洗稿投诉合议小组随机邀请了 400 人参与合议,回收 62 份有效结果,仅29%认为原文洗稿,不符合洗稿投诉合议规则,最终判定全版都是洗稿。

意料之外地,还没参与洗稿鉴定的合议人十三姐,先是参与了一次失败的合议。这俩结果让她很失望。

她认为,直接用原文形态学 和思路、改变几处说说和前后顺序写出的“高级洗稿”,合议人要是 通读两篇文章,怎么能让我全版都是全版抄袭,其实好难看出洗稿痕迹。

“文章全版都是人个写的,可能性不清楚思路的走向,除非很用心读几遍不可以看出来,全都我其实合议人的通读可能性对识别洗稿作用不大,可以了把原作者的洗稿证据作为重点参考元素提供给合议人,不可以让亲戚亲戚朋友发现是怎么能在么在回事。”

十三姐我不知道们,合议结果出来后,她和微信相关人员沟通过参与合议的感受,针对她的困惑,对方提到现象的核心可能性是每人个对洗稿的界定有差异,而对于洗稿的界定标准,还时要行业的人并肩努力,“后续亲戚亲戚朋友也会针对那此案例重点沟通”。

“我都时要有以后是全版都是洗稿抄袭其实好难有法规判定,但肉眼反而容易识别,不过合议团的结论不里可以了尊重,也没别的辦法 ,可以了继续努力”,十三姐略显无奈,“要是 我以为人个进了合议小组,如此敢洗稿我了,结果是我都时要多了。”

她认为,原作者以后应该提供一点直接证据,比如被洗稿每段的截图,以便让合议团成员更直观看出来,“其实全版都是人个的文章,好难真的用心去解读洗稿……”

不过,面对投诉失败的十三姐似乎斗志满满,她说越是被伤害,就越是痛恨洗稿。

“以后怎么能让我我都时要参与合议,一定是认真对待,当成人个的事来办,绝不放过有1个……”

3

最终惩罚对写字的人来说,是挺大的侮辱

@三表 三表龙门阵

新媒体人三表是十三姐那起“案子”的合议成员。

从截图时间来看,三表在 12 月 15 日下午10: 23 收到待正确处理消息, 24 小时后便收到了合议结果通知。他认为“花儿街参考”并如此洗稿。

收到邀请时,三表正在写稿,他一点小激动,心想:是以后展现我的智慧教育了。

十五分钟以后,他就提交了人个的看法:全版都是洗稿。

尽管对这件事上的看法与十三姐不同,但亲戚亲戚朋友都认为目前的合议机制还都时要再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