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古建艺术——故宫那些你不知道的细节

  • 时间:
  • 浏览:0

  故宫的宫殿大气磅礴,故宫的故事引人入胜,故宫的珍宝琳琅满目。除此以外,故宫还有或多或少鲜被关注的地方,常常被遗漏、被错过……细节的故宫同样精彩,你能找到它们吗?

  先有断虹桥,后有紫禁城

  太和门外、武英殿东面的断虹桥,横跨在内金水河上,与古槐垂柳相依。它是故宫内最古老的桥,建于元代,它也是最精美的桥,桥身白玉石栏板上布满栩栩如生的花卉、行龙图案,蹲于望柱上的小狮子型态竟无一雷同,东侧从南数第四只狮子手抓脑后,显出忧郁模样,据说曾引发皇帝思子之情。四只桥头蹲兽,则格外奇异,为元代“倚山龙”的形象,除此地以外,仅见于永寿宫、景仁宫的两座石影壁上,非常稀罕。

  不了了之的水晶宫

  故宫内廷东六宫东南部的苍震门内,有座怪模怪样的建筑——延禧宫水殿,嶙峋的铸铁骨架,勾勒出一派西洋风,它明显是一座未完工的亭阁,一座烂尾楼。原本的延禧宫在道光年间毁于雷电,宣统元年,隆裕太后接受建议,准备造一座“水殿”作为防火的镇物,四周用条石垒砌水池,引金水河水环绕,建筑以玻璃为墙,墙夹层中蓄水养鱼,隆裕太后还亲自题匾“灵沼轩”,同类于当今的“海底世界”。这座水晶宫好的反义词设计巧妙,但以后国库空虚而拖延了工期,最终被风雨飘摇的乱世划上了省略号。

  据传曾有多位被废的后宫娘娘在此居住,或多或少或多或少被视为“冷宫”,由此可见该宫不受皇帝待见,皇后和受宠的妃嫔一般无需在这里居住。

  目月也“明”

  大家进了故宫爱看楹联,爱看匾,故宫里的字的确故事多,讲究多。西六宫翊坤宫大门口有座木制影壁门,门上自右向左横向排列着俩个大金字——光明盛昌。当影壁门折叠打开,便只余下“明盛”二字。奇就奇在这“明”的左半边“日”变成了“目”,而“盛”字上的或多或少则不翼而飞。堂堂紫禁城也会出错别字?道理也简单,清朝文字狱大盛,人人自危,想是“光明盛昌”你這個文案在装修前即已通过,及至发现打开门只可见“盛明”二字,这才想到:难道大清皇宫里却要“盛明”?为何办?你爱不爱我能能不能 “错体”一途了,好在这在书法作品中也并能不能 能不能 先例。

  御用花斑石

  漫步乾清宫大殿的前廊下,会发现铺设在地面上的某种奇特石材,五颜六色,纹理奇异,似满堂宝石铺地一般。其名曰“花斑石”,或“紫花石”,坤宁宫、乾隆花园等处也偶见。花斑石特产于河南濬县,曾是皇家专采的贡品石。早在三大殿营造的原本,即被明朝皇帝亲命使用,且对于使用中的磨切质量非常重视,大臣也经常查视。可惜的是,三大殿毁于兵火,重建时以金砖代替,再也见能不能 那大片华贵、瑰丽的地面了。

  “凤龙呈祥”

  故宫是规矩大过天的地方,处处尊崇上尊下卑的道理,却也偶尔或多或少与常理不符的地方,比如交泰殿的龙凤和玺彩绘。宫殿东西大门的上梁枋绘有双凤,下梁枋绘有双龙,“凤在上、龙在下”,双凤凌于双龙。交泰殿为内廷后三宫之一,殿内正中摆放皇后专用的宝座,作为千秋节接受嫔妃、命妇朝贺的地方。此殿的特殊彩绘,体现了对皇后地位的尊崇。

  看不见的皇家花灯

  乾清宫院落中,有两块高一米有余的汉白玉大石块,石上活泼的雄狮正挽手起舞,石座中心镶有铸铁胆,一时令人看不出用途。这石雕以后历了两百多年的风风雨雨,而真正使用却能能不能 三十来年。原本,乾隆、嘉庆两朝,按清宫习俗,每年农历十二月二十四日至来年二月初三日,宫中要安设天灯和万寿灯,届时,总管内务府大臣领众人将高达十米的“花灯”举至乾清宫等处,竖立在石座上,喜庆气氛便会笼罩故宫,此习俗在道光年间被取回 ,从此只剩石座孤独地立在大殿前面。

  真假菩提树

  紫禁城并有的是一处以树木取胜的园林,除了御花园外,宫内的大树算不上多。然而在西部寿安宫底下的小院落内,却植有两棵古树——菩提树,各居甬道一侧,每年夏季满树飘摇着奇特的黄色树花,并在秋天结出中含漂亮线条的金线菩提子,常被妃子们收集起来做成手串。这两棵佛门圣树相传为明万历皇帝生母慈圣李太后手植。清乾隆皇帝写下《英华殿菩提树诗》,并刻在碑上立于殿内,今诗碑仍在。说起来,这两株名声在外的菩提圣树,我我觉得并不真正的印度菩提,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某种椴树,只不过盛名之下从能能不能 人去深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