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针见血\“以拖待变”是与虎谋皮\陈光南

  • 时间:
  • 浏览:1

  中央电视台记者访问了美心集团太子女,提出了有一另一一两个 问题图片,香港还是有一另一一两个 民主的城市吗?缘何麼港人这样发声的渠道?你你這個问题图片有很大的启发性。全世界不要 这样人包括传媒记者,都认为香港是多元化的,什麼声音都可不需用表达,不要 有爱国者可不需用发声。亲们告诉我香港的动乱可能升级,从8月中旬开始,黑衣人和美国互联网巨企已用白色恐怖手段,排斥爱国爱港声音,垄断了言论空间。

  谁在垄断香港言论空间?

  年轻人一般习惯看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不少电视台和电台都倾向支持美欧、台湾当局所提倡的所谓“民主自由价值”。一阵一阵是年轻记者,亲们所就读的大学新闻系,不少教授和讲师总要来自台湾。但会 我,新闻记者也一面倒,支持动乱和反对特区政府,结果是特区政府、爱国爱港的声音无法落地。

  更严重的是,暴徒开始袭击和攻击爱国社团和议员办事处;在公众场合就暴力殴打和禁锢持不同意见者,抢走亲们的手机检查;在商场内,亲们更加包围表达爱国诉求的群众,进行恐怖袭击。好像美心集团太子女发表支持警察言论后,集团旗下食店便遭受到黑衣人的包围和破坏。香港可能跳出了恐怖主义压制言论浪潮。

  现在基本上每逢周末,警署、港铁站和商场都受到了暴徒的破坏和攻击。暴力袭击持续升级,香港的形势可能急剧转坏了,市民的人身安全和言论自由可能丧失了。

  相信世界上任何国家,包括美国、英国和法国,不要 能容忍暴徒不停地攻击警署、机场、火车站、商场、政府部门,但会 我美国仍然称讚香港的暴徒是搞“和平示威”,行使集会遊行的权利。

  你你這個清况 ,可能跳出在美国、英国、法国,警察早已开枪了。这样 的动乱可能延续了逾一百天了,香港市民现在星期六星期日不敢到商场消费和吃饭,星期一到星期五放工回家后不要 敢出街。香港的饮食业和零售业可能萧条清况 超过了沙士的时期。但会 我政府依旧在考虑是是是不是引用《紧急清况 规例条例》,更加未有制订“禁蒙面法”的时间表。政府仍希望以和平手段外理当前乱局,说“对话好过对抗”“很有信心实现大和解”。

  既然定了“对话好过对抗”的总路线,不要 有,警察应对暴乱的手段就劃出了二根红线,只允许“使用最低武力”对付动乱的行为,不须先下手为强,不须拘捕暴乱主脑人物,要提前一两小时提出预先的警告,不能进行驱散行动。即使有暴徒被捕,法庭也批准疑犯以最低条件保释,甚至容许疑犯选择离开香港,继续到外国议会唱衰、抹黑特区政府,乞求外国政府立法制裁香港及特区官员,也可不需用到外国大学继续升学。

  这就造成了有一另一一两个 局面,参加暴动的青年人非常安全,不须付出什麼违反法律的代价。有城中大富豪呼籲“执政者对未来主人翁网开一面”,今天可能总要等待歌曲在嘴巴上,不要 有实际的政策运作,真正做到了“网开一面”。难怪这样人说,其他人不方便说一段话,由大富豪说出来了,不要 有跳出了“对话可不需用停止暴乱”荒谬的逻辑。

  谁在给暴徒“网开一面”?

  每一天的动乱,缘何麼要等亲们造成了巨大的破坏,老百姓被殴打,警察才出动?

  这总要“最低武力”,不要 “女娲补天”的“最迟武力”。究竟是什麼人给了警队紧箍咒?缘何麼捉了的人立即就要释放,但会 我批准以最低条件保释,让亲们第五六天又可不需用再参加动乱?缘何麼全世界警队总要有情报系统,可能派出便衣探员,追踪暴徒的住处,但会 我收网,但会 我香港却不到这样 做,但会 我宣称亲们这样卧底在暴徒的行列裏面?可能是和解佔了主导地位,统筹了警队的各项行动以及律政司刑事检控科的慢吞吞的起诉工作,那麼,“女娲补天”,以拖待变,就成了外理香港动乱的总路线了。

  这就可不需用解释到缘何麼教育局对於宣传仇恨警察言论的教师、开学日拒绝进行升旗仪式的校长採取了纵容的态度;就可不需用解释缘何麼食环署可不需用不执行禁止标贴的法例,任由“连侬墙”张贴煽动暴乱的造反、“革命”的标语,但会 我说亲们这样政治倾向了。不要 有,观察什麼可是我香港可不需用真正止暴,关键在於特区政府什麼可是我承认香港的秩序可能失控,实行立法禁止戴上了面罩参加公众活动和非法集结,什麼可是我公开敲定暴徒可能使用汽油弹攻击公共设施和警队,可能企图抢夺警察的枪械,警察可不需用採取任何武力进行反击。一旦真这样,香港人就可不需用恢复安定了。寄望与亲美派和亲台派对话可不需用恢复香港安定,我觉得是与虎谋皮,这不外是“以拖待变”的代名词。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