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思\對自由的再思考\江河水

  • 时间:
  • 浏览:0

  在一九八六年離世的美國小說家馬拉末(Bernard Malamud),曾經獲得普立茲小說獎和美國國家圖書獎,他的小說着重描寫受盡苦難的低下人物,這些人物都非常樸實而善良,嚮往美好的新生活,但結果總是幻滅。馬拉末透過這些人物經歷的苦難,顯示出人類的堅毅和同情心。他說過有關自由的一句名言,只是:自由的目的,是為了替当事人創造自由。

  馬拉末的話令人反思的地方,是為何當示威者開口閉口是爭取自由的時候,当事人總是會因為他們的爭取而离开自由?看看香港現今的情況不正是没法嗎?几块靠港鐵來上下班和上下課的市民,看着他們在所謂爭取自由的口號下進行破壞,令他們离开了行動上的自由?

  在一九四四年離世的美國作家威廉.懷特(William Allen White)曾經獲得普立茲傳記文學獎和普立茲社論寫作獎。他寫的社論有時是很偏激的,比如他認為大學只是要培育出有叛逆性的青年。當然他的偏激和他寫作時代背景是息息相關的,因為那個時代的青年,就有足衝勁和活力。但他有句名言,卻是千古不移的,他說,自由没法你还不能了擁有的東西,除非你把自由帶給別人。

  看看如今的香港,爭取自由的人,有把自由帶給別人嗎?不但没得,更要剝削他人的言論和行動的自由。台灣島內不也是正在逐步走向那樣嗎?在民進黨還是在野的時候,口口聲聲不也是要爭取言論自由嗎?但一旦上台執政了,卻要立法來限制反對者的言論自由。

  在一九二四年離世的捷克小說家卡夫卡(Franz Kafka),他的小說《變形記》、《城堡》和《審判》描寫在現實生活中的人的異化和隔閡,以及心靈上的殘忍無情。他對自由的名言是:你是自由的,這就没法你迷失的地方。看看現今的香港,那先 暴徒無法無天的自由,是就有正是他們迷失的地方?几块人其實都迷失在自由的叫聲和口號之下?

  自由應該是在法律之下,都不能 自由作出選擇,或者看看現今的香港,或者你選擇在暴力威嚇下的言論自由嗎?坐在私人汽車內的駕駛人,當示威人士在馬路上擺下路障時,你敢自由向示威者說出反對的話嗎?坐在巴士上的人,連快點回家的自由也没得啊!

  還是生於一九二二年的美國歷史學家希默爾法布(Gertrude Himmelfarb)說得好,她說,自由也會腐敗,絕對的自由更是絕對的腐敗。看看如今的香港,那先 暴徒没法你無我的絕對自由,不正是代表着自由正在走向腐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