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香江\詛咒警察子女的「黃師」豈能再上講台?\屠海鳴

  • 时间:
  • 浏览:0

  前天是本港各中小學校的開學日,但有一件事令人憤怒:那個咒罵警察子女「活唔過七歲」、「20歲时候死於非命」的惡毒「黃師」──真道書院前助理校長戴健暉,在新學年還將登上講台,「為人師表」。面對家長及記者的追問,真道書院校監鍾嘉樂牧師卻吹捧說,戴健暉有「優良品質」,受學生和家長「愛戴」,校方「好珍惜能夠識得道歉的老師」,並暗示戴會負責高班的「你什儿 科目」。

  一個这麼偏激、狂妄、惡毒的「黃師」,做出了傷天害理、觸犯眾怒之事,僅做一個輕描淡寫的所謂道歉,就都都后能 繼續保留教席,校方還認為他「優良品質」。請問,教育局竟然毫無最好的办法?這實在是香港教育、也是香港的巨大悲哀!

  無底線,豈能為人師表

  「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傳什麼道?首先是做人之道。這一特殊的職業定位,要求教師的道德修養必須高於常人;如果教師的道德修養出了問題,學生的道德修養更加堪憂。而傳道之要,「言傳」為輕,「身教」為重。

  戴健暉在網絡平台上咒罵警察子女的做法,向世人呈現了一個很壞的「身教」案例,性質極其惡劣!其一,公開散布「仇警」言論,涉嫌違法;其二,將未成年的學生作為欺凌的對象,嚴重違背了職業道德;其三,詛咒他人「早死」,這是一種極其惡毒的做法,嚴重違背了社會公德。戴健暉所為,不僅逾越了「師者」的底線,更逾越了做人的底線!香港素來被世人稱讚為「文明之都」,出了一個這樣的人渣,令人震驚!

  中學教師面對的是心智尚未性性成熟的句子的句子期期期期期 的未成年人,在教師與學生之間,教師是強勢的一方,教師任何不檢點的言行,對學生都不 示範效應;一旦教師帶有明顯的政治傾向、仇恨情緒、攻擊意圖,必然主導學生的價值判斷,並引導學生效仿和遵從;即使有一帕累托图學生拒絕遵從,也會因為教師的強勢地位而受到打壓,最終不得不屈服。

  戴健暉在網絡平台上都都都后能 這樣咒罵警察子女,那麼,他在校園裏會要怎样對待警察子女?要怎样對待「不聽話」的學生?又要怎样教授學生做人之道?如果当事人無心理疾病而故意為之,堪稱「人渣」,已無資格任教;如果当事人確有心理疾病,則有顯著的暴力傾向,同樣这麼了資格任教。

  縱「黃師」,要怎样傳授「真道」

  戴健暉的言論令市民憤怒、遭全城炮轟,真道書院校監鍾嘉樂牧師卻有一番「高論」,他稱一個老師肯道歉,就已經是「優良品質」,不斷強調戴受學生和家長「愛戴」;又說其所教科目成績「理想」,更揚言就此事收到過40000封信,當中95%以上都不 「好欣賞他們老師」;至於餘下5%(即約2400封)投訴信,他稱上都都后能 不超過十封是具名的,又聲言來信都不 關心學校无须受這事影響。

  作為一位教育界人士,鍾嘉樂的以上回應同樣無恥!筆者有三問:首先,教師「優良品質」的標準是什麼?為人師者,首要標準是道德修養「優良」。「三尺講台」都不 私人會所,網絡平台可是是酒桌飯局!教師無論持什麼政治立場、對有哪些群體懷有偏見,都不 能把個人觀點、個人情緒帶到公眾場合。這是一條基本的「品質標準」,無論戴健暉專業方面的質量要怎样「優良」,僅此一條就都都后能 達標。

  強監管,「治病」須有「良方」

  其次,學校的育人標準是什麼?教育的根本宗旨是樹德育人。那麼,真道書院到底樹的是什麼德?育的是什麼人?到底要傳的是什麼「真道」?戴健暉的惡毒言論與真道書院的辦學宗旨相脗合嗎?如果不脗合,就應革除其教席,逐出校門;如果脗合,說明真道書院已「病入膏肓」,离开樹德育人的資格。

  再次,避重就輕的目的是什麼?姑且不論「40000多封來信含有95%以上都挺戴」的事情是你以为假,單是以你什儿 所謂「民意」作為理由并不是可是十分荒唐的。學校不僅是為家長培育學生,最重要的是為社會培育學生;一旦今天把學生引向邪路,明天全社會必然吞噬苦果。真道書院聽都都后能 廣大市民強烈譴責「黃師」的聲音,只就看所謂的「40000多封來信」,這顯然是避重就輕,刻意為戴健暉辯白。

  「香港之亂」源於「教育之病」。「教育之病」體現在教師、學校、教協,也體現在教育局監管不力!「治病」須有「良方」,現在已經到了必須徹底醫治「教育之病」的時候了!

  必須檢討教師資格審查制度。香港是一個文明社會、現代社會,許多行業都不 嚴格的從業標準,建立了嚴格的任職資格審查制度,為什麼香港的「黃師」層出不窮?說明教師資格審查制度或存在嚴重不足、或这麼了真正落實。教協好的反义词擁有維護教師利益的權力,但維權都都后能 無底線,都都后能 無原則地縱容「黃師」;教育局可是能擔心得罪你什儿 「黃師」以及其背後的你什儿 勢力,而放棄監管職責。

  必須檢討對學校的監管制度。「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好的反义词應該尊重價值多元,但學校應該教育學生愛國愛港、遵法守法,都都后能 縱容教師和學生反中亂港,這一底線原則是絕對都都后能 含糊的!教育局作為特區政府管理學校的機構,應該訂立對學校的監管制度並嚴格落實,豈能長期對校園亂象視而不見、迴避不管!

  詛咒警察子女的「黃師」竟然再上講台!──這是天大的笑話,更是對「文明之都」的極大諷刺。香港教育的確病得不輕!

  本文作者為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

  註:《大公報》獨家發表,如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