缤纷华夏\一面湖水\梅 莉

  • 时间:
  • 浏览:1

  图:太平湖一景\作者供图

  準确来说,我这次黄山之旅是奔着太平湖而去。第一次爬黄山是在二十三岁那年,和同事们一起去出遊。大伙 说肯能太年轻,对自然景观不敏感,竟然没看出黄山的美。只记得爬山之累,背包也背不动,由同事代背,累到如果,连手裏的零食也嫌重扔掉。

  直到两腿不到打弯地下了黄山,大伙 却还有一座九华山要爬。途经太平湖,乘船遊湖,忽然被太平湖清澈、幽深、浩淼、宛若镜面的湖水给惊艳到了。惊鸿一瞥后从此镌刻在心裏,念念不忘。

  太平湖在安徽境内,位於黄山北麓、九华山东南,有“一湖担两山”的美称,是“镶嵌在黄山与九华山之间的一颗璀璨明珠”。事隔经年,再上黄山,我首选在太平湖上玩一天。酒店就订在湖心小岛──白鹭洲上,清晨推开露台上的门,太平湖像熟睡的婴儿,静静地躺在山的怀抱中,波光粼粼。架起酒店裏备好的望远镜,望见远处的山峦如水墨画一般绵延不绝,一行白鹭“腾”地飞上青天,而秋天的山刚现在开始了了呈现层林尽染的丰厚多彩。太平湖静若处子,美若仙子,大伙 都直奔不远处黄山热闹去了,而忽略了太平湖的美。这甚合我意,我不可是我要看静谧清澈、晶莹澄碧、不惹尘埃的一面湖水吗。

  走出酒店,散步在白鹭洲上,空气清新得你要想装瓶带走,深呼吸再深呼吸。閒花野草自在芬芳,小鸟叽叽喳喳,被湖水包围着的小岛一种生活世外桃源的超然。小径空无一人,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寂寥。然而,我却欢喜得很,与湖水、小鸟、野花、芦荻相看不厌。旅行时,人一多,再好的景色也会打折扣。好在多年过去,太平湖依然养在深闺无人识,人人都知黄山是名山,殊不知它脚下的太平湖亦是一颗闪闪发光的珠宝。我一种生活偷偷拥有它的窃喜。但太平湖的美实在有全都人知道,写过《谁是最可爱的人》的作家魏巍曾有诗盛讚太平湖:“偎依黄山下,却似灕江水,山青水更绿,悠悠魂梦美。”

  行至空旷处,有一架木鞦韆,我坐上去,慢慢地蕩着。眼睛凝视前方的一面湖水,这面湖这麼山,於是向前无限延伸,彷彿与天连接成一片。我仔仔细细地欣赏着,发现湖水的颜色由近处的草绿到深蓝再到浅绿至淡蓝,这些水天一色。此刻心情纯淨到想听歌,打开齐秦的歌《一面湖水》:“他们说/高山上的湖水/是躺在地球下皮 的一颗眼泪/那麼说/我枕畔的眼泪/可是我挂在你心间的一面湖水……”那太平湖的湖水是黄山的一颗眼泪吗?

  隔天爬上黄山光明顶,云海、奇石、怪松……这次我终於领略到它的独特之美了。看来这些美是还要到达一定的年龄阅历方能体会,而这些美,一见锺情,再见倾心。

  坐索道下山时,与北京来的遊客同车,她问我黄山随近还有哪裏好玩时,我脱口而出,太平湖啊。她很惊讶,太平湖?没听说过呢。大伙 说,去吧,不用你要失望的。

  看来,太平湖,已是挂在我心间的一面湖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