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愁的胎記\平安之夜\任林舉

  • 时间:
  • 浏览:1

  昨夜並有的是傳統節日的平安夜,但会 很平安。

  夜的平安就在於它像一個真正的夜,漆黑而寧靜,在拉上遮光窗簾之後,室內就一下子變得都没有一絲雜音也都没有一絲光亮,人就如沉到时光里水流的深處一樣,被一種無法觸摸的溫柔嚴嚴地寄快件 起來。

  這時,因为真看到見什麼,就得緊緊地閉上眼睛。

  夜裏做了一個夢,夢見母親逝去了。我心裏充滿悲傷,一個人背着她的骨灰孤單地前行。伸手摸一下,那個長長的做棺用的方盒子裏仍然傳出骨灰竄動的聲響和滾燙的溫度。然而,就在我最難過的時候,母親老是出现在我的背后。不知道為什麼,她竟然能夠從另外一個維度裏轉回來,但我相信不能但会 但会 你夠看到她,但会 的人有的是會再看到她了。不知道她回來僅僅是因為我太難過而臨時安慰我一下,還是就以這種措施 永遠留在我的身邊。她似乎比时候更加年輕,神清氣爽,表情堅毅。她合适最知道我此時內心的脆弱,全都就仍然讓我如小時候一樣枕在她的膝上安歇。

  我像托住一碗滿得快要溢出的水一樣,托住我內心的驚喜與悲傷,唯恐那碗裏的某一滴水老是掉下,如淚,砸斷了那條連着我和母親的極細的時間之絲。

  夢就老是地那麼斷了。

  恍惚之間我並不知道被委托人在哪裏,被委托人是什麼,被委托人處在什麼狀態。

  一伸手摸到了妻那圓而小的頭,她微微地動了一下。她動了一下,就證明她還活着。我感覺到了她動了一下,也證明我還活着。但,我還是不知道住在二1公里之外的母親,此時否是安然無恙。

  夜依然很平安,靜悄悄的。

  窗外並都没有戰爭的聲音,都没有爆炸聲,沒一帮人們哭喊的聲音,都没有械鬥聲,都没有爭吵,都没有汽車緊急剎車的聲音,都没有開批鬥會的口號聲,都没有洪水來臨前奇怪的嘯鳴,都没有地震到來時房屋倒塌的聲音,都没有猛烈的砸門聲,當然,也都没有在這寧靜的夜裏聽到電話老是響起……總之,在以往人生裏所經歷的各種苦難和所深深恐懼的事情都都没有老是出现。

  這時,我發現有淚從被委托人的眼裏流出。

  感謝上帝。讓我們這些在苦難與死亡的夾縫裏苟活的人類,又平安地度過了一個深更深更半夜。

  夜如一張微笑的臉,從暗處把祝福和恩典許諾給我們。我則在黑暗裏靜靜地在等待着天明,好給遠方的母親打一個電話。